吳山清風
來源:    發布時間:2014-11-28 16:04:52

吳山,位于杭城南部,鐘靈毓秀、人文薈萃。據不完全統計,吳山現存與歷代清官廉吏相關的歷史遺跡有二十余處。吳山清風廉政文化教育專線以“周新祠——阮公祠——三茅觀于謙讀書處”三個參觀點為核心,結合新建的吳山文化名人導覽石碑、名家撰寫的《五瘴說》石刻、廉政文化教育展示廳,通過聽、說、讀、寫等多種互動方式讓參觀者在感受吳山悠久文化積淀和優美自然風光的同時,接受廉潔文化熏陶。

 

 

 

地址:杭州市上城區吳山;電話:0571-87827973、87922788。



“吳山清風”資料鏈接

周新

周新,南海(今屬廣東)人。明太祖朱元璋時,周新以諸生貢入太學,后授大理寺評事,以善于處理疑難案件而著稱。明成祖永樂年間,周新被任命為監察御史,不論皇親國戚還是當朝權貴,只要有所不端,他就上書彈劾。為此,朝中權貴都很怕他,稱其為“冷面寒鐵”。

明成祖朱棣知周新有才能,且為人清正廉潔,任命他為浙江按察使。任職期間,周新屢破奇案、平反冤錯,清政愛民,以“周廉使”名聞天下。

據《明史·周新傳》記載,當時的錦衣衛指揮紀綱權重一時,其手下更是橫行霸道,肆無忌憚。一次,紀綱派其手下一位千戶去浙江辦事,這個千戶到處敲詐勒索,作威作福。得知消息的周新馬上命人前去逮捕,千戶聞風逃走。不久,周新進京,恰巧在河北涿州遇到這位貪贓枉法的千戶,周新毫不手軟即刻將其逮捕入獄。不料此人又越獄而逃,并跑到主子紀綱處告狀。紀綱惱羞成怒,捏造罪名向明成祖誣告周新。朱棣一時不辨真假,遂命緝捕周新。“旗校皆錦衣私人,在道榜掠無完膚。”即便被押至皇帝面前,周新仍舊不肯低頭:“陛下詔按察司行事,與都察院同。臣奉詔擒奸惡,奈何罪臣?”成祖一時氣極,下令將周新處死,“肢解其體于鬧市”臨刑之際,周新毫無懼色,慨然說道:“生為直臣,死當作直鬼!” 

周新蒙冤而逝,江浙紳民紛紛立碑、立祠、修廟,紀念這位好官。后紀綱因罪被誅,真相大白。悔恨不已的成祖時常想起周新,為示表彰與感念,亦為平民憤,明成祖敕封周新為城隍之神,并在吳山上立祠供奉。從此以后,周新便成了浙江城隍。


 

 

阮元

阮元,江蘇儀征人。曾做過山東學政、浙江學政,后又任浙江、江西、河南巡撫,以及湖廣、兩廣、云貴總督,有“三朝閣老,九省疆臣”的美譽,官至體仁閣大學士。

在浙江任職是阮元為官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段。阮元先后三次來浙任職,做了許多造福百姓的事情。他整頓水師,實行浙江、福建、廣東三省三鎮聯防,基本肅清浙江洋面上的海盜,保障了沿海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他大力整修水利,疏浚西湖的淤泥堆積成后世所稱的“阮公墩”,西湖“一湖三島”的布局最終形成。阮元在孤山南麓創辦的新式書院——詁經精舍,對清代學風的轉變和書院制度的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詁經精舍辦學首尾近百年,造就了好幾代人才,如章太炎曾在詁經精舍受業達7年之久。阮元還主持編纂了大量的圖書,如《十三經注疏》、《兩浙金石志》等。

史載阮元生性不愛虛榮,也不喜歡熱鬧,他認為屏幛宴樂并非好事,因此無論大小生辰,從來不做生日,“每于是日避客,獨往山寺”,為了謝卻壽禮,也不允許夫人做壽。因此,每當生日那天,他總是避開人群獨處,或去視察;或進山林參觀古跡,到山寺中煮茶消遣,作“一日小隱”以延“茶壽”。這種舉動已成為阮元生日那天的習慣。張監《阮元年譜》所記載 “正月二十日,四十生辰,避客于海塘” ,就是講阮元任浙江巡撫時,在四十歲生日那天,避開了所有的親友屬吏,到海塘工地視察了一天。

浙江百姓為了紀念和緬懷這位勤政愛民的好官員,于清朝光緒年間在吳山上為其修建了祠堂,即阮公祠。


 

 

于謙

于謙,明初錢塘(今杭州)人,歷任御史、兵部侍郎、兵部尚書,官至少保。史書記載,于謙從小就十分聰明好學,人稱“神童”。于謙少年時候曾在吳山三茅觀讀書,所以吳山上還曾有一段路稱作“于街”。

于謙15歲考中秀才,16歲起就讀于吳山三茅觀,17歲寫下的《石灰吟》,流傳至今。“千 錘 萬 鑿 出 深 山,烈 火 焚 燒 若 等 閑。粉 骨 碎 身 渾 不 怕, 要 留 清 白 在 人 間。”這首詩也這詩成為他一生為人的寫照。

 

 


官家藥石《五瘴說》

【原文】

仕有五瘴:急征暴斂,剝下奉上,此租賦之瘴也;深文以逞,良惡不白,此刑獄之瘴也;昏晨醉宴,弛廢王事,此飲食之瘴也;侵牟民利,以實私儲,此貨財之瘴也;盛揀姬妾,以娛聲色,此幃薄之瘴也。有一于此,民怨神怒,安者必病,病著必殞,雖在轂下亦不可免,何但遠方而已!仕者或不自知,乃歸咎于土瘴,不亦謬乎?

【譯文】

官場仕途上有五種“瘴氣”: 緊急征召、強行征收,搜刮下民、阿奉上官,這是“稅賦的瘴氣”;深文羅織、以實其欲,良惡不分、好壞不辨,這是“刑法的瘴氣”;從早到晚、醉酒宴飲,懈怠公務、荒廢政事,這是“飲食的瘴氣”;侵害民利、掠奪民財,滿足己私,聚斂私財,這是“財物的瘴氣”;廣選美女、廣納婢妾,耳聽淫聲、沉迷女色,這是“內室的瘴氣”。“五瘴”之中有一種,百姓怨恨、神靈怒恚,(原本)安適的人一定變得疲憊,(原本)疲憊的人一定殞命,縱然在京城也不能夠幸免,那里只是偏遠地方(這樣)啊!為官的有部分人自己不知道,于是歸罪于自然瘴氣,難道不荒謬嗎?!

 

  • 分享到:

  • QQ空間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QQ

  • 微信
澳洲幸运10计划app